谭德塞:中国为世界争取了时间

诸位阁下,尊敬的各位来宾,亲爱的同事和朋友们 感谢今天有机会向各位发表演讲。特别是感谢我的朋友Ischinger大使。 昨天,我在刚果民主共和国金沙萨市会见了该国总统和各位高级部长,回顾了抗击埃博拉疫情的进展,并共同制定了一项计划,以加强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卫生系统,使其再也不会遭遇类似的疫情。 我要感谢刚果民主共和国总统的领导,以及他对一个更健康、更安全的刚果民主共和国的愿景。 历经18个多月和2249人丧生之后,我们终于开始看到,这场疫情可能即将结束。过去一周,只有1例埃博拉病例,而在4月份的高峰期,每周就有120例。 这次流行疫情与2018年在刚果民主共和国西部暴发的埃博拉疫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该地区相对稳定与和平,那次疫情仅用了三个月就得到了控制。 这一经历揭示了一个重大历史教训:疾病与不安全局势难解难分。 1918年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暴发大流行性流感,死亡总人数超过第一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,这绝非巧合。 消灭脊髓灰质炎的最终前线位于巴基斯坦和阿富汗最不安全的地区,这也绝非巧合。 埃博拉在刚果民主共和国最不安全的地区传播亦非巧合。 没有和平,健康就是一个无法企及的梦想。 反之亦然。流行病有可能导致严重的政治、经济和社会不稳定和不安全状况。 因此,健康保障不仅是卫生部门的事务,也是每个人的要务。 在以下三种主要情况下,卫生部门与安全部门采取协调一致的应对措施至关重要: 第一,在冲突和不安全局势中,埃博拉等流行病造成重大影响。在过去几年中,80%需要国际应对的疫情发生在脆弱的、陷入冲突和局势不安全的国家中。 第二,出现了某种可能会引发大流行病的病原体,而且这种病原体从一个国家迅速传播到另一个国家。这需要各国立即采取大规模应对措施。 第三,故意释放或意外泄露生物制剂。但愿这是一种罕见事件,尽管如此,我们仍必须为此做好准备。 目前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是这三种情况中的第二种。 世卫组织已宣布本次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。99%的病例发生在中国,所以在很大程度上,这仍然是中国的紧急突发事件。在世界其他地方,仅有505个病例,而在中国,病例总数超过66000例。 我要明确指出,无法预测这一流行病将朝哪个方向发展。 我能告诉各位的是,什么让我们感到欣慰,什么令我们感到担忧。 我们感到欣慰的是,中国从源头上遏制疫情的措施虽给中国本身带来了巨大的代价,但看来为世界争取了时间,减缓了病毒向世界其他地区传播的速度。 我们感到欣慰的是,在中国以外,我们并没有看到广泛的社区传播。 我们感到欣慰的是,全球研究界汇聚一道,努力确定并快速满足诊断工具、疗法和疫苗等最迫切的研究需求。 我们感到欣慰的是,我们能够向一些最需要的国家运送诊断试剂盒,以及口罩、手套、防护服和其他个人防护装备。 我们感到欣慰的是,一个国际专家小组目前已抵达中国,正与中国同行密切合作,了解疫情,并协助制订全球后续应对措施。 但我们也有担忧。 我们对中国病例数量持续增加感到担忧。 我们对中国昨天通报的卫生工作者感染和死亡人数感到担忧。 我们对国际社会未能紧急提供应急行动资金感到担忧。 我们对个人防护装备市场的严重混乱感到担忧,这使一线卫生工作者和护理人员面临风险。 大量谣言和错误信息阻碍了应对行动,我们对此感到担忧。 最重要的是,我们担心这种病毒可能给卫生系统薄弱的国家造成灾难。 埃博拉和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再次表明,至关重要的是,各国应做好防备,不要陷入恐慌。 两年前,世卫组织和世界银行成立了全球防范工作监测委员会。这是一个独立机构,负责评估世界应对大规模流行病的防范情况。我的老大姐格罗·布伦特兰是委员会联席主席,她今天也在座。 去年,委员会发表了第一份报告,认为世界仍然准备不足。 长久以来,世界一直在恐慌与忽视中循环往复。我们在疫情暴发时投入资金,当疫情结束时,便会遗忘,不采取任何措施来阻止下一次疫情暴发。 全世界花费巨资用于防备恐怖袭击,但却在预防病毒攻击上花费很少。然而病毒攻击可能更加致命,在经济、政治和社会领域的破坏也更大。 坦率地说,这是令人难以理解的。这是一种危险的短视。 今天,我对国际社会提出三项请求。 首先,必须善用我们目前的机会之窗加强防范。 中国为世界争取了时间。但我们不知道争取了多少时间。 所有国家都必须为疫情的到来做好准备,以尊重和同情的方式对待病人,防止疾病继续传播,并保护卫生工作者。 世卫组织正在与个人防护装备的制造商和经销商合作,确保向卫生工作者可靠供应其安全有效完成工作所需的装备。 我们抗击的不只是流行病,我们还在抗击“谣言疫情”。 假新闻比这一病毒传播的更快、更容易,但同样危险。 2020年2月1日,国家卫生健康委主任马晓伟赴武汉疫情防控一线,狠抓党中央、国务院各项决策部署的落实工作。连日来,他多次赴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西院区、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和光谷院区、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等重症患者集中收治医院,看望医疗队队员,指导重症患者医疗救治工作。   马晓伟主任强调,加强重症患者救治工作,努力降低病死率,是医疗救治工作的重中之重,对于疫情防控具有重要意义。各重症患者集中收治医院和各医疗队要高度重视,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,将思想统一到党中央决策部署上来,克服困难,用精湛的医术努力提高重症患者治愈率、降低病死率。马晓伟对加强重症患者救治提出三点要求,一是提高主动性,结合新冠肺炎特点,把握治疗关键环节,通过关口前移争取抢救时间。二是发挥创造性,联合医务处组织对全院危重患者进行评估,提高有创机械通气治疗比例,加强抗病毒治疗。三是增强协同性,针对基础疾病开展多学科联合诊疗,运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救治患者。同时,要求各医疗队成立临时党支部、联合医务处和专家组,发挥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,加强制度建设,形成工作合力。 2月19日0—24时,31个省(自治区、直辖市)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394例,新增死亡病例114例(湖北108例,河北、上海、福建、山东、云南、陕西各1例),新增疑似病例1277例。   当日新增治愈出院病例1779例,解除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25318人,重症病例减少113例。   截至2月19日24时,据31个省(自治区、直辖市)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,现有确诊病例56303例(其中重症病例11864例),累计治愈出院病例16155例,累计死亡病例2118例,累计报告确诊病例74576例(江西、河南、云南省各核减1例),现有疑似病例4922例。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589163人,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126363人。   湖北新增确诊病例349例(其中:武汉新增615例,仙桃等4市新增13例,荆门、咸宁等10市州对确诊病例中来源于原“临床诊断病例”者进行核酸检测,通过综合分析,将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的病例从确诊病例中核减,共订正核减279例),新增治愈出院病例1209例(武汉553例),新增死亡病例108例(武汉88例),现有确诊病例49665例(武汉37994例),其中重症病例11178例(武汉9689例)。累计治愈出院病例10337例(武汉5448例),累计死亡病例2029例(武汉1585例),累计确诊病例62031例(武汉45027例)。新增疑似病例880例(武汉483例),现有疑似病例3456例(武汉1940例)。   累计收到港澳台地区通报确诊病例99例:香港特别行政区65例(出院5例,死亡2例),澳门特别行政区10例(出院6例),台湾地区24例(出院2例,死亡1例)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